收藏
二维码

车讯网 值得信赖的汽车媒体!

当前位置:车讯网 > 试驾 > 正文

再踏抗战征途 星爷与新海马S7行走滇缅路

2015年09月03日 00:00 来源:车讯网 作者:夏星
分享到:

  2年前,我曾驾驶海马S7北京出发,一路探寻抗战遗迹,最终走到了云南。松山战场遗址、腾冲国殇墓园、保山远征军司令部、片马驼峰航线纪念馆,实在想不起,国内还有哪个省,能如此完好地保留众多抗战历史。于是,暗下决心,一定要完完全全按照70年前的路线,从昆明出发,重走一遍滇缅路。幸?#35828;?#26159;,在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日即将来临的时候,我的这个愿望,实现了。

  为何对抗战痴迷——我们需要自尊、?#26376;傘?#33258;强。

  这?#25913;輳?#25105;对抗战历史很痴迷。从打响抗战第一枪的江桥,到抗战最后一仗的虎头(或高?#30465;?#25110;雪峰山),从阻挡?#31449;?#35199;进重庆的石牌,到威名远扬的大捷发生地昆仑关,从残破不全的广州新一军墓地,到芜湖戴安澜将军的安息之地,我已走访了上百处抗战遗迹,再结合能找到的所有有关书籍,基本上将“九一八”到“八一五”的14年抗战历史,以及日本侵华的起源,学习了一遍。

  友人不解地?#23454;潰?#20570;这些事儿有什么?#23548;室?#20041;吗?把工夫用于发展事业,没准你也能成为一个成功人士呢。每个人对成功的定义不一样。我觉得,拥有独立的思考能力,比单纯追求物质更重要。

  2012年9月,当我驾驶某款日系越野车前往西藏途经西安?#20445;?#21018;要进城,接到多位朋友的电话,内容都一样:千万别进城,出事了。后来才知道,就在那天的下午,西安?#26143;?#37324;发生了反日游行,一些情绪激动的人,顺便把路上的几辆日系车砸了。关于这件事的是与非,网上争论不休,支持者认为,买日本商品是无形之中赞助了日本经济,让他们有充足的实力与中国对抗,作为一个爱国者,理应抵制。反对者认为,在?#28572;?#32463;济逐渐走向一体化的今天,各国经济已是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,谁都无法抵制谁,何况,不管什么理由,破坏他人财物肯定是违法的。果不其然,1年之后,西安的法院对12名参与“打、砸”的人宣判有罪,最长刑期10年。

  进入北京的义和团团民

  我并没有听从友?#35828;?#21892;意劝告,在?#36335;?#38271;饺子馆的诱惑下,依旧驾车进城,住在了鼓楼附近。不过,特色鲜明的美食忽然变得没味儿了,脑海中浮?#20540;模?#26159;北京前门大街燃起的冲天大火——大火燃起前2年,戊戌变法最终以光绪帝被软禁、西太后出面训政告终。不久,西太后试图?#31995;?#20809;绪帝,另立新君,她找来?#35828;?#24351;桂祥之女与端郡王所生的儿子。要不是西方各国齐声反对,这个叫溥儁(音:俊)的15岁男孩,差一点在1900年成为大清第13位?#23454;邸?#30001;于这件事,西太后恨透?#25628;?#20154;,于是决定利用义和团与其对抗——官面上?#34892;?#20570;不?#35828;?#20107;儿,就忽悠民众去做,这种例子在历史上太常见了。几个月后,原本一直是朝廷“剿灭”对象的义和团,忽然成了座上宾,被请进北京城,攻打洋人。

  大火之后的前门外一带

  义和团进了北京不久,发现前门外大栅栏?#23633;?#35199;药店仍在正常营业,二话不说,就把这家名为“?#31995;录?rdquo;的药房举火焚烧。结果,火势蔓延到整条?#20540;潰?#25509;着又向四处扩散,历经一天一夜之后,周边数条商?#21040;值?000多?#19994;?#38138;被焚毁。有的书上记载,就连正阳门城楼与箭楼,?#19981;?#20110;这场大火,当然,更多的教科书上说那?#21069;?#22269;联军干的。

  正阳门城楼被焚毁

  西太后可能?#20102;?#37117;没弄明白,西方各国为什么支持光绪帝。按照多数?#35828;?#29702;解,西方人为了掠夺,想亡我中国,把中国变为其殖民地,可他们为何?#21046;?#20559;特别赞同光绪帝的变法,难不成是他们希望中国富强?这里面的原因有2个,第一是我国传统思维里的二分法过于笼?#24120;?#27839;用这?#22336;?#40657;即白的简单思维,很多事情是说不通的,而任何事务与人物,都不会如此简单,脸谱化的模式真是要不得。第二,西方人看重的是互利,互利的前提是大家遵守共同的游戏规则,都按规矩出牌。但是,专制国家与民主国家在这些方面格格不入,相互之间难以沟通,鸡同鸭讲的滑稽场面时常出现,所以,西方各国希望中国能像日本那样,尽早纳入?#28572;?#36712;道。而光绪帝的变法,便是纳入?#28572;?#36712;?#36182;?#31532;一步。

  见过一位商人,欲在华投资办厂,南北方跑了一大圈,最?#31449;?#23450;把工厂落户在成本最为昂贵的上海。问其原因,答道:?#34892;?#22320;方给的条件很优厚,但总给人一?#20013;?#26080;?#21320;?#20043;感,凡事都是在?#35889;?#19978;以口头?#38382;匠信担?#35201;求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?#20445;?#33080;上写满了鄙夷与迷惑。这样四六不靠的地方真是不敢去。上海人很有商业头脑,谈判时斤斤计?#24076;?#20840;无?#34892;?#22320;区的豪爽与大气,但正是这种注重谈判与签约的风气,使我?#20113;?#20135;生了信任感。我来这是做生意的,不是交酒肉朋友的。我需要的是大家都按规矩出牌,严格遵守合约。

  遗憾的是,?#34892;?#20154;像西太后一样,始终不明白这些道理,他们既不愿意修正自己的思维模式,更懒得用自己的大脑考虑问题。他们所?#19981;?#30340;,是非黑即白,他们所希望的,是有人替他们做出答?#28014;?#21482;要有人振臂一呼,他们便前赴后继地往前冲,是对是错,他们懒得想。1900年的北京与2012年的西安,何曾相似。

  毫无疑问,这是个普遍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国度。

  1894年,?#31449;?#22312;今天的丹东第一次踏上中国领土,当时的国人们,普遍蔑视日本人,认为一个小小的岛国,如此不自量力,?#30340;?#21487;笑。但他们不知?#36182;?#26159;,就在1个月前,天朝部队与?#31449;?#22312;?#39290;来?#36807;一仗,虽然双方的兵力、武器相当,我军还占有地利之优,?#23665;?#20165;打了一天,主将便命令趁?#36141;?#25764;,?#27492;?#23041;风凛凛的八旗,居然毫无秩序地夺路而逃,相互践踏,死伤无数。至于武器弹药与粮饷,几乎全部留给了?#31449;?#20854;中包括先进的火炮,而这些火炮连当时的?#31449;?#37117;不曾拥有。一些士兵甚至是丢弃枪支、两手空空回到祖国的。

  ?#39290;?#20043;战中的中国战俘

  1944年,中国远征军跨过怒江,准备向滇西?#31449;?#36827;攻。一些远征军高级将领要求工兵部队保证,一旦进攻失利,必须以最快速度把他们接回来。据说,总司令卫立煌为此勃然大怒。卫总司令是有理由发脾气的。此时的远征军,拥有大量的先进武器,弹药更是源源不?#24076;?#24819;要多少有多少,大口径火炮与火焰喷射器,?#31449;?#26681;本没有,更不用说美国?#31449;?#30340;战机就在头顶,完完全全掌握了制空权。

  可见,在战场上,武器的重要程度,排在勇气之后。

  对外作战,我们一贯缺乏的,是勇气。战?#36182;?#21191;气。必胜的勇气。

  1942年,?#31449;?#20020;时组织了一只2000余?#35828;目?#36895;部队,只用了几天时间,便从缅甸的腊戍,一路往北,连续攻占畹町、芒市、龙陵,最终打到了惠通桥,要不是工兵部?#35825;?#27585;桥?#28023;?#26368;多10天,这支部队就有可能打到昆明。这条路我走过,沿途几乎全是群山峻岭,道路非常狭窄,夹在两山之间,也就是说,中国军?#21448;?#38656;每个山头派几个战士,不用露头,往下?#37038;至?#24377;就足以让?#31449;?#25918;慢脚步,如此节节抵抗,?#31449;?#19968;个月能走到惠通桥就不错了。但是,中国军?#29992;?#36825;么做,他们一窝蜂地往北跑,长官跑得更快,当时最高的?#23500;?#37096;门是?#25991;?#22242;,5天时间,便从缅甸的腊戍,跑到了云南的保山。这个速度,既是搁在今天,也算是快的。

  因为看了《父亲的战场》,我在腾冲北郊的陆家寨,试图拜访一位?#26032;?#26397;茂的老兵。遗憾的是,当我登门?#20445;?#32769;人刚刚去世。但是,章东磐先生在书中的记载令我难忘——陆朝茂所在的部队攻打腾冲?#20445;?#20808;是靠美军飞机炸开城墙,然后往里冲,可在接下来的整整1个月时间里,中国军?#29992;?#21069;进一米,都要付出惨烈的代价,因为,守城的1000多?#31449;?#21033;用民?#32771;?#23478;设防,每一扇窗后,都有可能射出?#25317;?#19968;个日本士兵甚至将自己扣在一口古钟里,钟上凿了个射击孔,生生将一只中国部队阻挡住,最后,中国军人?#39057;街?#32972;后,用木棍猛击,将钟里的日本兵活活震死。顺便说一句,1942年?#31449;?#36827;攻滇西?#20445;?#38752;一只292?#35828;?#37096;队,没遇到任何抵抗?#39548;?#39046;了腾冲;1944年中国军队反攻?#20445;?#26159;整整一个集团军,打了2个月才光复了腾冲。

  远征军在腾冲城内与?#31449;?#23637;开巷战。

  ?#31449;?#20316;战勇气之强,单兵作战能力之强,由此可见。尽管所有正常人都厌恶战争,但我们可以做个假设,如果中日之间再有一战的话,中国军队的表现,会比70年前好多少?别的不说,单兵作战能力,就?#34892;?#24576;疑。我在不止一个单位里见到,即便是个最简单的取件、办证工作,也得两个人一起去。

  如果每个人都拥有足够的勇气,他国还敢轻视中国吗?不管是19世纪,还是今天,多数国家都有崇拜强者的习惯。咱们中国也被崇拜过,?#28909;?a href="http://auto.chexun.com/tang" target="_blank">唐朝,李世民被西域各国国王推举为“天可汗”。但在眼下,我们如果希望再次被尊重,每个人能做的,是管理好自己。?#28909;紓?#26102;刻注意遵守社会公德,时刻提醒自己注意他?#35828;?#23384;在——公共场合说话控制音?#20426;?#23398;会纵向排队、开车时不对行人按喇?#21462;?#36208;路时不?#22336;富?#21160;车权利。再?#28909;紓?#20197;严谨、认真的态度,做好手头的工作——不管您从事什么工作。

  在日本一个小镇的公共汽车上,只有我一个乘客,且司机知道我是个不懂日语的外国人。但他仍然一丝不苟,按照要求,起步、转弯、停车?#20445;?#29992;麦克风进行广播,到站停车,无人上下车,司机也紧盯着时钟,确保准时运行。如果咱们中的绝大多数人,也能如?#25628;?#35880;与认真,整个国家也充满着礼貌与文明,我相信,那时候的中国,才是真正强大的中国,才会被真正尊重。

  有位网友的留言我很?#19981;叮?ldquo;我们抵制过日本,抵制过法国,抵制过美国,可到头来,我们发现自己的国?#20063;?#26410;强大,在国际上没?#20449;笥选?#32780;那些被我们抵制的国家,始终都很强大。”

  “真正爱国的人,应该让别人感觉中华民族是多么的可爱,而不是今天要打倒这个,明天打倒那个。”

  “真正爱国的人,应该尊重我们自己的文化,点点滴滴的去了解我们自己的文化。民族即是文化。”

  一句话,中国不需要再喊口号了,更不需要盲目的意淫。需要的是自强。需要的是无坚不摧的勇气。遗憾的是,有人至今都在把关注的焦点放在物质上,对解放军拥有?#28909;?#26412;更先进的武器津津?#20540;馈?#20182;们或许忘了,1894年的清军,拥有不少德制武器,部分武器的先进程度,同样超越了?#31449;?#25105;不知道政府首次举办九三庆典的目的,但我觉得,与其牢记仇恨,倒不如敦促自己自尊、?#26376;傘?#33258;强。

  行走真正滇缅路——重复74年前的缅边日记。

  2013年12月,昆明降下大雨,窗外寒气逼人,室内却热火朝天。那天晚上,刚刚抵达昆明的我,迫不?#25353;?#22320;跑去拜访戈叔亚先生。戈叔亚先生是研究滇缅战史的专家,一肚子的故事,似乎永远说不完,令我敬佩无比。事实上,此次“行走真正滇缅路”的想法,正是源自于那次拜访。

  2013年游记题图

  看到我热衷自驾游,戈大哥提议:你应该按照曾昭抡的记载走,甚至把车开进缅甸,全程走一次滇缅路。

  这么一句简单的话,立刻把我的心绪点燃了。不久,戈大哥寄来一本曾昭?#25112;?#25480;撰写的《缅边日记》。曾教授毕业于清华,后来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,1926年回国后,在清华担?#20301;?#23398;教授,1941年3月,曾教授乘车从昆明走到畹町,再原路返回,据此写出了《缅边日记》。虽然只有薄薄的100页,记载的也只是为期15天的乘车旅行经历,但正如曾教授在游?#20405;刑?#21040;的:“一路走,一路看,一路记,差不多每几公里都有笔记记下来。”这本书,真实地记录了1941年滇缅路上的风土人情与沿途景色。文字优美流畅,读后犹如身临其?#22330;?/p>

  从小有个习惯,只要是?#19981;?#30340;书,绝不会只看一遍,头一次至少连看3遍,以后每隔?#25913;?#20877;读一遍。《缅边日记》是本很薄的书,连看10遍也用不了多长时间,很快,书中的主要内容印在了我的脑海里,决定听从戈大哥的提议,完全按照书中的记载,重温一遍滇缅路。?#31227;?#24453;,尽可能多地找到书?#24515;?#20123;生动的描写。

  ?#25913;?#21069;,有汽车厂家组织试驾活动,选择了以滇缅路为主题,但?#23548;?#19978;,活动仅仅是在腾冲与芒市之间展开,只是滇缅路的一个局部而?#36873;?#20170;年,随着政府首次举办“九三庆典”,抗战主题热闹起来,在过去几个月的电视屏幕里,每天都有大批八路军奋?#24459;?#25932;,每天都有难以统计的?#31449;?#34987;杀死。更有数家媒体?#32769;?#19968;步,展开了行走滇缅路的报道。不过,凭着对云南的了解,我注意到,每家报道滇缅路的媒体,都是沿着?#26082;?#39640;速(G56)驾车而行。

  我不打算这么做。我所期望的,是尽可能完完全全地按照曾教授的游记行走,重温一遍曾教授的脚步,只有这样,才能称得上真正行走滇缅路。

« 上一页 1 2 下一页
全文浏览
本车相关

热文排行

塔什干棉农vs吉达
新彊时时三星走势图 河南快三一定牛开奖直播 pc蛋蛋大小单双怎么买 快速时时是哪里开的 查福建36选7走势图 贵州11选5玩法说明 盛大彩票有人带赢钱 新时时三星组六稳赚 c++手机棋牌源码 云南时时是正规的吗 今天18选7开奖结果公告 女人被骗时时彩 重庆时时票号码分析 nw新世界棋牌太假了 广东时时十一选五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